當前位置:一起来捉妖能赚人民币->資訊->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一起来捉妖ios修改步数: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一起来捉妖能赚人民币 www.jnvje.icu 發布時間:2017-01-20

關鍵字: 游戲廠商新聞

須田剛一(@suda_51)是日本著名游戲制作人,草蜢工作室(Grasshopper Manufacture)CEO,曾參與過《殺手7》(Killer7)、《英雄不再》(No More Heroes)和《暗影詛咒》(Shadow of the Damned)等作品的開發,在2016年推出了PS4獨占游戲《Let It Die》,今年會面向Steam和PS4平臺推出《銀色事件》重制版。

近日,游戲媒體VG247采訪了須田剛一談了談《銀色事件》重制版、制作游戲的理念,以及對日本游戲市場現狀和發展趨勢的一些看法。

觸樂對訪談文章的主要內容進行了編譯。原文標題為《Suda 51 wants to make a game as distinctive as No More Heroes for Nintendo’s Switch》,作者Alex Donaldson。

過去十多年,游戲行業逐漸將那些最大膽的創作者們視為具獨特風格的電影導演,而須田剛一無疑是日本最高產的導演型游戲創作者之一。

須田剛一憑借《殺手7》(Killer 7)、《英雄不再》(No More Heroes)和前不久發售的《Let It Die》等個人色彩濃重的游戲被玩家們所熟悉,他是日本最聰明的Cult游戲開發者之一,同時還是開發商草蜢工作室(Grasshopper Manufacture)的首席執行官。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“有的游戲導演甚至比好萊塢導演更有影響力?!鋇北收嚀傅揭恍┯蝸房⒄叩鬧缺淶迷嚼叢礁呤?,須田剛一咧嘴笑道,“我覺得他們會變成好萊塢名人……但我不想成為一個名人。我想留在獨立世界,盡我所能做最好的游戲?!?/p>

從某種意義上講,這句話反映了須田剛一是怎樣的一個人。須田剛一參加了倫敦動漫展,我有幸跟他聊了幾小時,對他有了更深的了解。須田剛一是個既酷又很謙虛的家伙,對話沒多久,我想我明白了他那些經典游戲中的朋克精神是來自哪里。

“游戲給了我表達自己的機會?!斃胩鋦找凰?,“我覺得我有責任通過制作游戲,證明游戲是一種藝術形式,以及敘事在游戲中的優越性或至少是具有效性的?!?/p>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《Let It Die》

須田剛一希望在倫敦動漫展上宣傳《銀色事件》(The Silver Case)重制版?!兌錄肥遣蒡旃ぷ魘抑譜韉氖卓鈑蝸?,須田剛一對它有很深的感情,不過他對在1991年時無法將《銀色事件》帶到西方市場感到遺憾?!兌錄吩諶氈競蓯芡婕一隊?,讓草蜢工作室作為一支獨立開發團隊聲名鵲起,他們后來還推出了續作《銀色事件Ward 25》。

“一方面《銀色事件》是草蜢工作室的第一款游戲,另一方面它也是我從事獨立游戲開發的首款作品?!斃胩鋦找蝗粲興嫉廝?,“聽上去或許有點夸張,不過它確實是關系到我職業生涯生死的一款游戲。如果《銀色事件》沒能成功,我在游戲行業早就完蛋了?!?/p>

過了一會兒,他又笑著對剛才的說法做了修正?!拔胰肥迪蚰閎雋嘶?。當時我們跟ASC II簽約,為他們制作兩款兩款游戲,這只是第一款,不過它對我來說仍然是一款非常重要的游戲?!?/p>

《銀色事件》重制版的PC版本已經發售,它將在今年4月份登陸PS4。與須田剛一最為玩家熟知的狂熱、血腥的動作游戲所不同,《銀色事件》的玩法顯得更簡單,更像是一部視覺小說。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《銀色事件》重制版

早在1999年,這款游戲就試圖將未來犯罪作為主題。須田剛一說經常有玩家發表評論,稱在《銀色事件》發售后的接近二十年里,其核心主題之一“網絡犯罪”已變成了越來越普遍的社會事件。游戲采用當代日本背景,故意使用了一些虛構的地點和場景,以避免跟當時日本社會發生的事情太相似。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“人們都知道,那時候日本發生了許多謀殺和犯罪事件?!斃胩鋦找凰?。游戲中有一系列奇怪的謀殺案,所有線索指向一個臭名昭著,但據稱已經死亡很久的連環殺手。玩家的任務是進入“24區”,找到犯罪事件背后的真相。雖然采用探案主題,不過點擊玩法和基于文字的核心讓《銀色事件》成了須田剛一血腥程度最小、更富有散文氣息的一款游戲。

須田剛一在向我介紹《銀色事件》時提到,敘事優先是他制作游戲的一個理念。

“你知道嗎,從某種意義上說,《銀色事件》的腳本實際上就是玩法,所以它就像是人人都可以閱讀玩法的設計文檔?!斃胩鋦找喚饈偷?。

“我認為故事和玩法絕對是同一個東西,如果你玩過我的《英雄不再》等游戲,你會發現故事就是玩法。故事最終變得像是設計文檔,以及整個游戲和玩法的框架,我不能將兩者分開。如果有人要求我必須分開這兩個東西,我想我將沒有能力創作一款游戲?!?/p>

許多知名游戲開發者都曾夢想制作電影或寫小說,須田剛一自稱沒有那樣的愿望,不過故事始終是他制作游戲的起點。草蜢工作室制作過一些非故事驅動的游戲,但須田剛一似乎將制作《銀色事件》重制版視為一次回歸本源之旅。除了游戲之外,他也開始為動漫作品寫故事。

“舉個例子,我沒有為《電鋸糖心》(Lollipop Chainsaw)或《Let It Die》寫東西,原因是(故事和玩法)兩者是分裂的。這就像有人告訴我,‘這是玩法,你來寫個故事吧’,我認為這完全是一種倒退。我會首先寫故事,玩法和流程隨著故事而誕生——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。如果不考慮故事等元素,我很難憑空想出某種玩法,我在這方面沒有天分?!斃胩鋦找凰?。

草蜢工作室在《銀色事件》之后延續了成功,制作了《殺手7》《接觸》(Contact)和《英雄不再》等游戲。這間工作室甚至還嘗試面向西方市場推出游戲,EA發行的《暗影詛咒》(Shadow of the Damned)就是他們的作品。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《殺手7》(Killer 7)

在草蜢工作室成立至今的19年里,須田剛一見證了日本游戲市場的巨大變化?!拔揖醯迷諛持殖潭壬?,日本玩家對手持設備的需求很旺盛?!彼檔?,“在日本社會,絕大多數人乘坐火車上下班和出行,所以這些便攜設備非常適合日本人的需求,是人們想要的。不過我還覺得,日本市場變得比過去更保守孤立,人們只想玩到本國游戲?!?/p>

“如果你看看在日本乘坐火車的人,你就會開始了解這里的文化和潮流。二十年前,每個日本人坐火車時都會看漫畫雜志《周刊少年Jump》(Shonen Jump),但如今已經不像那樣了。十年前日本人用DS掌機玩游戲,現在他們用智能手機,幾乎已經沒有人會在火車上讀《周刊少年Jump》或者玩DS游戲了,大家都在用智能手機。所以這就是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和習慣?!?/p>

“我認為日本人仍然非常重視游戲,游戲對他們來說很重要。不過家用主機統治市場的時代,很有可能已經結束了?!斃胩鋦找凰?。但他認為就像《周刊少年Jump》和DS被乘坐火車的日本人拋棄那樣,智能手機的熱潮最終將會消亡?!叭雜幸恍〔糠滯婕藝嫻南不隊蝸貳桿悄芡嫖頤塹撓蝸?,成為主機游戲玩家?!?/p>

制作銀色事件重制版是一次回歸本源之旅 須田剛一訪談

《英雄不再》(No More Heroes)

須田剛一承認,從傳統的游戲開發角度來說,日本已經落后于西方國家。據須田剛一透露,他曾聯系DICE工作室,詢問對方是否可以授權草蜢工作室使用寒霜引擎。DICE拒絕了他——寒霜引擎只能被EA旗下工作室使用。

“我想要使用最棒的(引擎)?!斃胩鋦找凰柿慫始?,“所以我給他們打了電話?!?/p>

須田剛一說在現階段,草蜢工作室正集中精力制作一流的游戲,所以他不會過度關注市場現狀或是預測未來的重大變化趨勢?!拔揖醯瞇⊥哦幼鲇蝸吠??!彼?,“我真的不太關心整個行業,或者是日本游戲開發行業有哪些變化……我更愿意思考草蜢接下來做什么,我們怎樣對市場做出反應?!?/p>

對于草蜢工作室的未來,須田剛一談到他想重制《銀色事件》續作,制作一款PSVR視覺小說冒險游戲,不過任天堂Switch最讓他感到興奮。

“我想要一臺?!斃胩鋦找恍Φ?,“任天堂總是會制作很酷的、有趣的硬件,讓我們做一些新鮮事情。比如說Wii,不是吹牛,我覺得我有一款游戲很棒地利用了Wii的技術。我希望在Switch上找到一種制作游戲的新方式?!?/p>

相關文章

玩家評論